【羅斯阿魯】浴室裡面

*二章三章之間

*兩人已經是戀人關係

*短完




  西昂推開門,走進浴室。

  「嗄!西、西昂!」

  如他所料,在一片水氣中,阿魯巴用手摀住了下半身,慌亂的叫著。西昂滿意的瞇起雙眼,視線穿過蒸氣欣賞阿魯巴的身軀。

  「幹嘛叫這麼大聲?踩到肥皂了?把洗碗精看成沐浴乳了?還是被蟑螂嚇到了?」

  「是因為你進來了!」

  「哦,我進來浴室跟你有關係嗎?」

  「我正在洗澡啊!」

  西昂氣定神閒道:「你繼續洗,不要管我。」

  阿魯巴擺出為難的表情,西昂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在擔憂自己對他出手,只覺得好笑。

  「快洗啊,你再繼續看我,我會忍不住喔。」

  「忍不住什麼啊……」阿魯巴嘟囔著,無奈地背過身去繼續清洗身體了。

  西昂沒有離開,卻也沒有做任何事情,只是靜靜的欣賞阿魯巴的脖頸、背部、雙腿。他開始往前走,赤著腳沒發出一點聲音,阿魯巴感覺到他的接近,又想要回頭過來。

  「不要動,繼續洗你的澡。」

  西昂低著嗓音命令阿魯巴,不是在調侃也不是在說笑。因此阿魯巴立刻就遵從了,他的順從讓西昂有種特別的歸屬感,便彎了彎嘴角。

  最後他用指腹按上阿魯巴的背,久經戰鬥的手指覆著薄繭,徘徊在阿魯巴的傷疤上。西昂對這些傷的來歷一無所知,以前他們一起在澡堂和河邊洗過澡,那個時候勇者的背乾乾淨淨,沒有一絲痕跡,現在卻不一樣了。

  每一道疤痕,都是西昂沒有同行的證明,也是阿魯巴一次次的生死交關。西昂擅自妄想著每一個痕跡的來歷和危險,自以為是地自責著,但他也無比清楚,這些戰鬥對阿魯巴來說,不過是早已跨過去的水溝罷了。

  比起無意義的自責,不如嘉獎他寬慰他來的實際。

  西昂從後面抱住阿魯巴,阿魯巴嚇了一跳,俐落的移開蓮蓬頭。

  「你的衣服都濕了……」

  「別擔心,勇者さん會洗的。」

  阿魯巴想吐槽又什麼都說不出口的樣子,讓西昂開心地又抱緊了一點。

  「勇者さん,你為什麼這麼拼命呢?」

  「西昂……」

  「老實說,我一直以為勇者さん是好逸惡勞的類型,就算只能打贏史萊姆,也不願意好好訓練,明明都成為勇者了,卻完全沒有覺悟。要不是有我在,早就變成假熊貓的排泄物了。」

  阿魯巴莫名的拍了拍西昂的手背。

  「因為西昂對我來說很重要。」

  「怎麼個重要法?」

  「嗯……訓練當然很困難,一開始光是基本練習就枯燥的要命。而每天練習完之後,更是累得讓人根本不想出發去討伐魔物。但是不去賺錢的話,大概在見到羅……西昂之前就會餓死。比較熟練以後深入魔物的巢穴,跟強大的魔物戰鬥時也非常害怕,怕自己還沒變強就死了。雖然這一年又麻煩又危險,但只要一想到西昂還一個人在那個地方,就覺得我的處境算的了什麼呢……」

  西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是閉上眼睛,蹭了蹭阿魯巴。阿魯巴被西昂偏硬的髮質刺的抿起嘴巴,卻又享受著西昂這難得的舉動。

  「西昂比我厲害多了,你的身上都沒有疤痕不是嗎?」

  「用魔法治療不會留下疤痕。」

  「喔……」

  西昂湊近阿魯巴耳邊,輕輕地吹了吹氣。溫熱的呼息進入阿魯巴耳中,他忍不住為當中深藏的暗示脹紅了耳朵。

  一轉頭,阿魯巴與西昂雙目交會,接下那滿是溫和愛意,其中又帶著點惡趣味的眼神,阿魯巴吞了吞口水。

  西昂在把手往下面探去的同時,用嘴堵住了阿魯巴呼之欲出的呻吟。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