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阿魯】【IB paro】半朵玫瑰 | 零:美術館中

  「露基,在美術館中不要給大家添麻煩喔。」

  「好的,媽媽!」


  今天,露基跟可靠帥氣的爸爸和溫柔慈祥的媽媽一起到美術館參觀藝術家克萊爾的展覽,雖然露基覺得自己的年紀還太小,看不太懂這些畫和雕塑,但只要能夠和爸爸媽媽一起出門、一起玩就很令她雀躍了。更不用提晚上三人會去餐廳用餐,那些平常吃不到的美食在露基眼中,更是值得期待。

  露基與跟展覽主辦人敘舊的爸媽道過再見,一個人跑進了美術館深處。

  藝術家克萊爾,以年輕時色彩絢爛卻清爽的畫作,和中年時陡變的幽深黑暗風格揚名。雖然藝術家克萊爾生前從未聞名過,但那些死後被發現的大量畫作和少量雕塑,讓他在藝術界掀起了不小的風浪。

  克萊爾的藝術品展區分成兩樓,露基從一樓看起,克萊爾的畫作不僅晴天畫出了彷彿能一眼望到天空最深處的韻味,連陰天都能讓人感覺烏雲聳動,卻遲遲飄不開的凝重感。露基一幅幅看過去,有時又去欣賞那些古怪而親切的陶製品,跟去其他的美術展覽時不同,竟看得無比入迷。

  露基似乎很容易對克萊爾的作品感同身受,她幾乎可以想像出年輕的克萊爾揮灑畫筆時的心情,和他手作那些塑像的模樣。

  爬上二樓,這裡展出的是克萊爾中年以後的作品,縱然不至於血腥,這些深色調的畫作卻展現出克萊爾心境上的變化,但克萊爾沒有留下文字紀錄,也沒有找到他的親朋和後人,他身上的變化已經成為一個秘密,讓後世人們猜測不已。

  而這時的雕塑作品開始出現尖銳物,不只是刀劍等武器,還有看不出是什麼的銳器,有十足的危險性。

  露基看著看著,也漸漸低下臉,悲傷了起來。幸好到晚年,克萊爾的精神明顯恢復了,開始繪畫許多不同的光線,像是午後的烈日,或是雪天的陽光,讓露基的心也暖和了起來。

  接著她來到一幅巨大的畫作面前,這幅畫大到露基無法一眼看完全圖,必須走幾步路才能看完畫的全貌,她看了看畫名:「*王的世界」。還是有她看不懂的難字,身邊沒有大人,只好不管它了。

  就在露基把視線從畫上移開時,電燈突然閃爍了一下。

  露基疑惑的看向天花板,又想起媽媽說看著燈光會傷害眼睛的告誡,立刻轉頭回來。她不再想燈泡是不是有問題,跑向了其他地方。

  她很快就發現,美術館的人都不見了。克萊爾雖然不是有名到人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但露基一路走來,美術館中卻不會少到哪裡都沒有人,難道人潮都集中在之前的路線嗎?

  露基匆匆跑下樓梯,一樓卻也什麼人都沒有,就連入口處收票的服務員們也不見了。這讓她手足無措起來,跑到關閉的大門前按下手把,卻推也推不動。她想,是不是美術館關了,爸爸媽媽卻忘記帶她出來呢?但是,爸爸和媽媽從來沒有忘記過她,她也不敢相信爸媽真的會忘記她還在美術館裡。

  可能,爸爸媽媽以為她已經出去了,再等一下,等到他們發現自己沒有離開美術館,一定就會推開美術館的門,來找自己了。

  露基安心了下來。 

  在爸爸媽媽還沒過來的時候,她可以再看一下畫。

 

  露基在一樓逛啊逛,來到豎著的長方形畫作「蘋果樹林」時,看到蘋果樹的枝椏竟然從畫裡伸出來,就像畫和美術館是相連著,而畫框只是個門框似的。

  正當露基傻傻地看著樹枝時,樹幹上居然出現了文字:請來吃蘋果。

  「要給我吃蘋果?」

  只見畫中的色彩模糊了一下,居然變得跟現實一模一樣,似乎可以踏進去。畫中也飄出了微微的蘋果香,露基猶豫又猶豫,最後還是為了蘋果跨過畫框,進入了蘋果林。

  畫中的蘋果林無論是草地的觸感,還是森林的氣息,都跟真正的沒有兩樣,露基深入樹林,找到了堆在地上紅通通的蘋果。她拿了一顆,咬了一口,一股蠟筆的氣味和口感撲面而來。

  「唔啊!」露基立刻吐了出去。

  再看蘋果的斷面,居然是用橘黃色的蠟筆畫上的,顯然不是可以吃的東西。

  一怒之下,露基把蘋果丟了出去,大罵:「騙人!」

  她轉身往回走,一下子就找回了來時的畫框,但跨過去之後,卻已經不是原來的美術館了。只有一條長長的淺藍色走廊在面前,通往未知的地方。

  露基遲疑了很久,大聲問:「有人在這裡嗎?」

  「有人在嗎?」

  「這裡是哪裡?」

  沒有人回答她。

  她回頭看了看蘋果樹林的畫,那已經不通往一個樹林,只是一幅普通的畫。

  露基重新正視面前的走廊,在走廊的盡頭,有一道門。

  或許只要通過這條走廊,就可以回到美術館。畢竟,這裡也只有這麼一條路了。

  露基開始向前走。

  

  淺藍色的走廊底有一扇木門,門旁有一張矮桌,放著一個插著玫瑰的花瓶和一張紙。

  「粉紅色的……玫瑰花?」

  露基拿起桌上的紙張,紙張上寫著:花朵是生命。你不在這裡,但你是花,而花在這裡。所以,請好好保存好花。

  「什麼意思啊……」

  總之,是要她拿走玫瑰花的意思吧。

  露基從花瓶中拿起粉玫瑰,用另一隻手,扭開了門把。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