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阿魯巴】解離性身份障礙

*無cp

*羅斯+阿魯巴

*架空設定,腦洞向

*已完結,是坑




  突如其來的子彈逼退了壯漢,露出被圍在中間,無路可逃的阿魯巴。阿魯巴看向拯救自己的人,那位英雄單手舉著手槍,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事般,得意的笑了起來。

  英雄豎著頭上三根矗立山峰似的髮型,收起槍來,單用肉搏就擊敗了五位強盜。阿魯巴站在一邊,只覺得這位英雄簡直是怪物啊,強盜們在他面前就像初生的小鹿一樣。

  強盜倒地後,英雄開始搜刮他們的財物,目睹這幕的阿魯巴下巴都要掉了,英雄居然還抬頭問他說:要分一點嗎?

  阿魯巴點頭了,加入瓜分強盜財產的行列。

  

  英雄名叫羅斯,因為恰好跟阿魯巴有同樣的目的地,兩人暫且結伴往下一個城市。

  有羅斯在身邊,雖然安全了很多,但也在女人們的視線中明顯了很多。阿魯巴從未這麼受到女性的青睞,雖然都是透過他去詢問羅斯的事情。誰叫羅斯一副對周遭毫不關心的樣子呢?只有在欺負阿魯巴的時候才會笑得開懷。

  還有遇到搶劫和扒手的時候,因為可以反賺一筆。

  說到這一路阿魯巴飽受羅斯的調侃和欺負,阿魯巴無法否認這也有自已的一部份原因,畢竟他第一次離開家鄉,實在不太能適應異地的人事。他還太幼稚了,在羅斯眼中,可能跟小孩子沒什麼兩樣,能靠多吃點羅斯的玩笑換來對方的指導和協助,他還是很感激的。

  再說,他能感覺到羅斯並沒有惡意。

  

  晚間,兩人在旅店下的酒館小憩放鬆,羅斯喝了些酒,話也多了起來。

  「羅斯為什麼想去那座城市呢?」

  「反正原因一定比想都沒想就因為憧憬大城市生活而過去的肋骨俠好很多嘛——」

  「誰是肋骨俠啊!」

  「沒有反駁其他的?哦?是默認了?」

  「想、想都沒想就是想都沒想啦!」

  「嗯,只有行動力很充足呢。」

  阿魯巴語塞。完全被說中了,是該怪羅斯解讀他人的技術很好呢,還是該怪自己太容易被看透呢?

  「我啊,想去找一個人。」

  「咦!」阿魯巴沒想到他居然願意回答,「是誰?」

  「然後幹掉他。」

  啊……原來是仇人啊……

  羅斯沉下臉道:「是我的兒時玩伴、我的父親。雖然不到那時候不知道會怎麼做……」

  「這兩個詞能放在一起說?」

  阿魯巴又想了想,好像沒有什麼不對。

  「解離性身份障礙。你知道嗎?就是俗稱的多重人格。」  

  「啊,這個我知道。」

  「我的父親殺傷兒時玩伴和我之後自殺了,然後變成了兒時玩伴的第二人格,現在掌握著身體的主導權。我想要找到他,讓他離開我的兒時玩伴。」

  什麼?阿魯巴瞪大眼睛。

  「但是,那不是只是人格嗎?」

  「人格,就是這樣的東西。」羅斯猛然抬起頭,「他知道我跟他之間所有的事情,他並不是虛假的。」

  阿魯巴傻傻的看著他。

  「很難理解是當然的。」羅斯一口氣把酒喝光,自顧自的往樓上客房走去。

  阿魯巴覺得有點難以相信,但如果是羅斯說的,他一點也不認為是假話。只是他從沒想過,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事情。

  兒時玩伴和父親在同一具身軀之中,還是前者的身軀,羅斯真的有能讓父親離開的辦法嗎?羅斯是不是在尋找的過程中,同時不斷思索能拯救兒時玩伴的方法?

  阿魯巴再也坐不住,沒吃完東西就起身追上了羅斯。

  「羅斯!」

  羅斯站在房門前,轉頭看他。

  「我陪你找!」

  羅斯默默地看著他,阿魯巴被看得亂了陣腳。

  「反正,就像你說的,我也沒有什麼計畫……所以我會幫你的,羅斯!」

  羅斯笑了起來,說道:「如果是扯後腿的話,感覺還真是派得上用場。」

  「好狠……」

  把房門拉開,羅斯招呼阿魯巴過去,兩人一前一後的進房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