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製造君所代表的過去與未來。

*滿滿的西昂

*無CP

*有點跳躍

*插不進阿魯巴,索性放棄



  真實的死亡與虛假的死亡。

  能被挽回的生命,與不能挽回的生命。

  西昂猶記得那天,克萊爾死亡的軀體在自己眼前,下一刻自己的血迸發而出。

  最後是他父親的笑容,令他分不清是來臨的死亡帶給他寒冷,還是露基梅德斯的背叛令他心涼。


  魔法能夠使人復生。

  西昂自己是如此,阿魯巴也是如此。重生後與生前並無二致。

  儘管有什麼不同,他自己、阿魯巴自己也不會發覺,因為他們已不是那時死去的自己,而是新生的自己,那麼就姑且當作是同一人好了,已死的自己也沒有抗議的餘地。


  西昂在實驗室裡搖晃著試管,魔力製造君的光芒幽幽打亮他的臉孔。

  到底露基梅德斯製造出了多麼了不起的事物,連一個新世界都能依附於人世蓬勃發展。如此理性的極致,自科學所生的魔法,卻被選上來滿足露基梅德斯的感性:失去妻與子的痛苦。

  西昂也希望自己能排除感性,若是可以,那非得自己手刃露基梅德斯,然而他終究是做不到的。他無數次的對自己洗腦,無數次的痛責露基梅德斯的惡,但當對方在自己眼前時,仍舊回想起從前短暫的快樂。

  不正經又依賴他的父親,彆扭又心軟的自己。

  再什麼樣都無法放下父親與克萊爾與他三個人的快樂,要是殺死露基梅德斯,就是他自己一個人迎來快樂結局,與輸家並無二致。世上會沒有該死的露基梅德斯,沒有只顧著救他的白癡克萊爾,從前的小男孩西昂,或許也早已隨之消逝。

  他還在期待轉機的發生,那幾乎可被稱為「奇蹟」的轉捩點,他守株待兔,經歷漫長時光,抱持愚蠢的期盼,卻又否定一切可能。


  將不可能成為可能是謂奇蹟。

  露基梅德斯的靈魂和克萊爾分離,便是奇蹟。


  西昂改變魔力製造君的構造,痛苦與瘋狂被取出,勇氣與希望被置入,由於魔力製造君跟新攝入能量的裝置不相容,又調整了好幾處細節,等能順利產生出魔力,已經是幾天後的事情。

  嶄新的魔力製造君漂浮在容器中,西昂盯著它,想起從前的自己,因露基梅德斯而陷入痛苦的深淵,憤怒及哀慟令魔力製造君幽光猛烈,燒盡一切快樂和欣喜。

  但從現在開始,只有正面的情感能催動魔力製造君,由勇氣所生的魔法,必定會是溫暖人心的魔法。

  從一千年前運轉至今的憎恨,終於脫胎換骨。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