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同人當原創寫】關於某位英雄

*《群龍默示錄》同人,一款我已經不玩的網遊。

*原創成分大概有八成,沒玩過的盡量看,不會看不懂的。




  什麼是死亡?

  他與喬一路走來,路上有戰火過後的廢墟,也有百花招展的仙境;他們踏過無數死軀,卻也扶起、拯救了千百生命。他一直以為死亡便是如此冷漠的事物,凍得自己毫無知覺,連喬時常露出的沮喪神情也不曾出現在自己臉上,他對死亡是無感的,麻木的,起不了波瀾的。

  豈知這不是因為死亡有多不起眼,而是因為他有多麼雙重標準。



  他第一次正眼看喬的時候,喬正因為鼠人的攻擊跌坐在地上。鼠人已死在自己龍牙杖下,喬的傷口卻不可能輕易癒合,那左手臂還正流淌著鮮血。

  他問:「要拉一把嗎?」

  喬從三四隻鼠人被瞬間解決的震驚中恢復過來:「不用,謝謝啦。」


  喬是個弓手,他是個使杖人,由於沒有任何對於過往的回憶,他便和喬一起接任務換取酬金,順水推舟的被推往一處處戰場。

  他自認沒有特別留意過,事實上卻對喬那些表情熟悉的很:看見死人時悲傷的眼神、殺敵時黯然但毫不讓步的眼神、處於劣勢等著自己來營救時那堅韌不屈的眼神……喬跟他完全不同,他有如利刃,從未因外物而悲喜,只是為人所用去傷害他人;喬則毫不尖銳,是圓潤的、溫和的,卻又是無可撼動,不曾動搖的。

  他曾經問過喬:「我們可以不再做這些工作,你覺得呢?」

  喬回答:「我們有這個力量,為什麼不做?」

  「因為你很痛苦。」

  喬訝於他的關心:「但這樣做我能更讓自己開心。」

  喬想了想,又補了一句:「而且在這行裡,跟著你實在很賺錢。」


  某個地下情報組織的首領是他們的老主顧,首領賞識他的戰鬥技巧,只要碰上必定會拉他出來喝酒,他對很多事都無所謂,只要首領不要往他懷裡塞女人,是不會拒絕酒約的。

  首領曾對他說:「你那個跟班……」

  「他是我的同伴,不是跟班。」

  首領無可奈何改口:「那個喬,你為什麼一定要帶上他?直接加入我們對你來說更划算,但如果要帶他進來,恐怕過於危險,他的隱蔽技術實在不怎麼樣。」

  「無論他的隱蔽技術,我們加入對你來說才更划算。」

  首領拍拍頭:「好吧,果然騙不了你。但說實在的,你冷靜聽我說:依你的力量,一個人也不成問題,何必多帶一個人瓜分酬勞?」

  「我很依賴他。」他道,「他想繼續做這些事情:殺掉那些惡龍還是什麼的去拯救那些平民老百姓……是他想這麼做的,而我覺得無所謂。」

  首領一副酒醉都被嚇醒了的模樣瞪著他,然後轉過頭沉思了起來。


  由於某種不知名的緣分,他們又在還未受到汙染的森林中偶遇那個女人,美麗大方的女人是個旅行家,看似嬌弱,他卻能看出她蘊含的強大。

  喬與女人從初次相遇就一拍即合,兩人都同樣有著理想,又擁有同樣堅韌溫和,比起不喜愛與人交際的他,兩個人幾乎可以聊一整夜的天。他只能在一旁靜靜聽著,認為他們如此天真卻又如此令人嚮往。

  有一次女人逮到兩人獨處的時候,說道:「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加入我們話題啊。」

  「……我很無趣,讓他跟妳聊就夠了。」

  女人摀著嘴笑了:「怎麼會無趣呢?在喬眼中,最不可思議的就是你了啊。喬不能沒有你,你呢?」

  這句話就像在諷刺喬的能力,但他曉得女人沒有惡意,只是陳述事實。事實上,喬要是沒有他,在旅行中早已死上數十次了。

  「我很依賴他,一個漫無目的的人,總需要一個人帶領。我想要看看這個陌生的世界,他是我的領路人。」

  「失憶的你和喬,真幸運啊。」

  「目前還沒有其他事情讓我感到比遇見喬幸運。」

  女人又開心的笑了起來。


  在他記憶中最深刻的,是那次與喬潛入地下賭場,人類不愧最危險的生物,兩人雙雙被識破後,他被人設計拖住,而喬被推進競技場。

  最後喬撐著活到他抵達的時刻,他看見那副場面,才發現喬對自己的重要性似乎超乎想像。

  當時喬右手和雙腿被折,滿身是血,還安慰他道:「痛死啦,不過你不是來了?冷靜一點,我還得看醫生……」

  等待援助時,他只能低著頭跪在地上,握住喬的左手不放。


  他與喬走過青翠草原、炎熱沙漠、刺骨冰原,無論是危機四伏的地方還是安全無虞的地方,都有他們的回憶。喬並不無能,那從無虛發的箭矢以及兩人的默契,都給他帶來許多幫助,那情報組織的首領之後也和喬打好了關係,他想不透首領改變想法的緣由,但樂見其成。

  

  剛開始喬被他的龍嚇得不敢靠近,他再三保證無害才願意跟自己走在一起。

  不久後喬已經能騎在他的飛龍上射箭作戰了,完全沒有之前害怕的影子。

  喬曾經被狼群逼到樹上,他找到喬時喬已經用完了箭矢,但狼還沒殺完只能與之僵持。

  到達沙漠地區時喬滿嘴抱怨著高溫,說的他都感覺自己變得更熱了。

  在雪地時喬被凍得說不滿一句話,在房間裡才感嘆家鄉的宜人。

  他在為前所未見的美麗景致驚訝時,喬總是開心的摟住他的肩膀。

  在戰場上時,喬總是微垂著頭,眼神卻比誰都還要堅決。

  

  終於他們抵達最後一站,兩人與軍隊合作,來到一切戰火的源頭:那頭古時惡龍的面前。

  龍擁有智慧,眼前這頭更是。

  祂越過眾人來到喬面前,認出了喬,吞吃了喬。

  喬和他兩個人,平時在空曠的地方對付龍是不會分開那麼遠的,那樣喬無處可避。但兩個人這次都選擇按照軍隊中軍師的安排,認為受過專業教育的軍師值得他們的信任。



  他便是在此刻才真正認識到:死亡是什麼?

  

  但他不能動搖,這是喬的理想,喬家鄉的破敗由這頭龍而起,殺死祂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沐浴著兵士們慌張的眼神,他沒有動。

  他不會後退,卻也無法向前。一股火從肺部升起,又被絕望澆熄,他靜靜仰著頭,凝視惡龍。

  突然,惡龍似乎被痛苦襲擊,搖晃了一下身軀,幾秒後又直起身子,睜開眼睛。

  惡龍低下頭看向他,巨大的嘴巴中吐出他的名字。

  「黎斯。」

  他頓時認出了這個語氣。

  惡龍吸收靈魂與力量的能力,反讓曾被吸收的人、龍利用,將惡龍的精神拉下,換喬上去掌控權的寶座。然而此刻的他,毫無聯想到這些細節的心力。

  「我是喬,時間不長,好好把握!」

  惡龍懇求:「殺了『我』吧,用最快的速度。」


  聽說人死前會見到自己人生的跑馬燈,他卻在喬死時也見到了。他記得喬和自己去過的每一個地方,記得喬每一次見到痛苦的人民而感同身受的表情,記得喬每一次喊著「黎斯!」的語氣。他以為很快就能回味完,卻發現根本沒有盡頭。

  一回神,他與擁有喬的眼神的邪惡龍神遙遙相望。

  不要死。

  不要離開。

  旅行不能結束。

  他與喬道別:「永別了,我的朋友。」

  喬嘆息般回應:「我愛你,我的英雄。」

  

  


  上古惡龍已死,和平終將來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