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阿魯】眼神

  說是一年,對西昂來說只是一瞬間。


  阿魯巴正和佛依佛依等人聊天,不是什麼嚴肅的話題,只是熟人聚在一起自然而然會說些毫無意義、無關痛癢的話,就像從前西昂只要一覺得閒,就會找事做,通常他找到的事情就是逗弄阿魯巴、攻擊阿魯巴、欺侮阿魯巴,聽著阿魯巴委屈的吐槽,西昂會感到天空都亮了起來,不再是那麼無趣的藍色。

  如今聽著阿魯巴在人群中時而吐槽時而附和的樣子,西昂突然感到違和。

  在他進入空間縫隙又出來後,阿魯巴一夕之間就變得不一樣了。比從前更高,服裝也變得輕薄,讓人覺得他長大了。

  長大。西昂咀嚼這個詞,感覺不怎麼美味。明明兩人一起旅行還是不久之前的事,阿魯巴卻在西昂看不到的地方擅自成長,連西昂都暗暗吃了一驚。

  從一開始他就不奢望阿魯巴成為一個真正的,足以被稱為勇者的人,因為這對西昂來說實在是過於痛苦。只要想到「勇者」兩字,便不自覺想起以前那些染滿了血,以及刻滿了死亡和追逐的過往,那毫無任何能讓人感到快樂的成分。

  比起成為勇者,還是當他的連假熊貓都打不了的肋骨俠(?)就好了。

  這時阿魯巴轉頭過來問了一句:「西昂也是這樣想吧?」

  與阿魯巴四目相對,西昂終於了解那違和感是什麼,但對於擊破這種不對勁的方法,他可是熟得不能再熟。

  西昂根本沒聽到他們前面在說什麼,隨口回答:「啊?要我贊成肋骨怪?你未免想得太多了。」

  「肋骨怪又是什麼!?」

  看著阿魯巴為自己的話亂叫的模樣,彷彿又回到從前那個不成熟的菜鳥勇者,和他愛欺負人的戰士一起旅行的時光。

  西昂瞇起眼睛,以嘲諷的笑容為掩飾,不動聲色的開心起來。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