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阿魯巴】RedFox與魔王的十二個月 後六

*沒有抖S,也沒有裝傻和吐槽。
*不是有趣的東西。
*戰士離開的那十二個月腦補。
*雖然沒有戀愛描寫,但因為是抱著阿魯巴單戀羅斯的心情去寫的,所以還是標了配對。

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話,請吧。







  第七個月

  紅狐的名聲漸漸傳開,阿魯巴和露基到達下一個村子之後,立刻就收到村民的請求,也順利的解除魔物襲擊的危機。
  當晚村子裡為他們開了慶功宴,雖然兩人不希望增加村子開銷,卻攔不住熱情的村民。為了減輕他們的負擔,阿魯巴也自己去打獵回來讓村民料理。
  還沒成年的阿魯巴婉拒獻上的酒,在慶功宴結束後作為還清醒的其中一人,還幫忙整理好現場。
  之後他把疲憊卻開心的露基送到客房裡,道過晚安後離開。
  但阿魯巴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獨自走到村子中沒有燈光,只有月亮和星星照亮的空曠處。
  他還帶著劍。
  「請問有什麼事?」
  阿魯巴問。
  在他的注視下,屋簷下的暗處走出一個青年,在這個愉快的夜晚,青年臉上卻一絲笑意也沒有。
  「你為什麼不早來一點?」
  「什麼?」
  「要是你早一點來,父親和母親就不用死了。你空有力量在作秀,卻根本不懂我們都經歷過什麼。」
  就算覺得不對勁,阿魯巴也還是冷靜的回答他:「抱歉,我們來晚了。但是今天之後……」
  「已經沒有之後了!」青年怒吼,「你不是勇者嗎?你不是勇者紅狐嗎!人已經死了,你居然還有臉享受大家的付出!該死的是你!」
  青年拿出武器向他衝過來的時候,阿魯巴沒有拔劍,他想要空手制服青年,讓他放下手上的匕首。不過這沒有想像中容易,這個人是會使用武器的,阿魯巴用劍還能贏過他,空手卻沒有這個能力。
  於是阿魯巴後退拔劍,情勢驟轉,青年開始退後閃避。只是阿魯巴不願意讓他受傷,也打得綁手綁腳。
  「去死吧!」
  青年奮力一刺,阿魯巴擋下攻擊,由於青年使用的力氣比剛剛大不少,兩人在原地僵持了半秒。
  就在這半秒間,阿魯巴在青年眼睛的倒影中,看見自己以外的另一個人。
  下一刻他只感覺腦袋迎來爆炸般的痛苦,然後就什麼也沒有了。

  阿魯巴的眼皮似乎動了一下。
  「阿魯巴さん!阿魯巴さん!」
  露基扯著他的手臂大喊,阿魯巴似乎真的有聽見她的聲音,被抓住的那隻手突然抽動起來,然後握成一個拳頭、放開。
  阿魯巴的眼睛一瞬間張開,接著身體從床上彈坐起來,再因為身上的傷而低下頭蜷起身體喊痛。剛剛被嚇得倒退了一步的露基再一次靠過來。
  「阿魯巴さん,先躺下來……」
  阿魯巴不喊痛了,但也沒有躺下,而是伸手摸摸後腦杓,那裏已經纏上繃帶。他檢查自己的衣服,因為沒有被換下來所以沾有好幾片血跡。
  他問露基自己昏迷了多久,發現才過了一個晚上,而後續其他事情在露基成功強迫阿魯巴躺下後才告訴他:攻擊他的兄弟被當場抓到接受懲罰,阿魯巴流了很多血,頭部卻只是皮肉傷,被狠狠踹過的身體還比較嚴重,可能得待在這個村子裡一段時間。
  「阿魯巴さん想留在這裡嗎?因為晚上打你的人也在,所以……」
  「就留在這裡吧,畢竟我現在也不適合繼續旅行。」
  露基點點頭,可愛的臉上卻還是一副難過的樣子,阿魯巴拍拍她的頭頂。
  「你不介意他們嗎……」
  阿魯巴過幾秒才反應過來露基是在問攻擊他的兄弟的事情,他搖搖頭說:「既然已經接受懲罰了,那就沒關係。我不在意。」
  之後阿魯巴在床上吃早餐,露基一整天都在房間裡陪他,說心情不好不想出去。阿魯巴剛開始會找些話題聊天,時間長了之後也不強求,兩個人獨自打發時間,卻一點也不尷尬。
  吃完晚餐後露基說:「其實……其實昨天我看到阿魯巴さん的時候,真的以為阿魯巴さん要死了喔。你的身上和地上,都流了很多血,我從來沒看過那麼多血。」
  阿魯巴睜大眼睛,然後微笑起來。
  「沒事的,露基。我不會死的。」
  「要不是因為聲音太大,可能早就死了。阿魯巴さん明明想要找到羅斯さん,卻還是不懂得小心。」
  「……妳說的對。」
  露基轉頭看阿魯巴的時候,阿魯巴正凝視著自己抓住被單的手。
  「露基,」阿魯巴回望,「我保證,之後會更小心。」
  「絕對要成功讓羅斯回來。」



  第八個月

  阿魯巴被拖進水裡。
  原先他站在湖水裡較淺的地方,打算抓魚來吃,卻沒想到有東西無聲無息的捆住他的左腳,然後將他往湖水中心拉去。
  雖然為了叉魚有拿著劍,但是扯著他的腳的生物為了拖行而把水底弄得非常混濁,如果憑感覺去刺,中劍的可能會是自己的腳。
  阿魯巴轉而把劍直直插進土裡固定,不過那個東西的力氣實在太大,劍居然被拉動,在土中隨著前進的方向切出痕跡。就在他努力思考辦法所失去的時間中,阿魯巴終於被拉進真正深的地方。這時阿魯巴才意識到應該要在還能呼吸到空氣時就解決才對,但他也是第一次在水裡遇到襲擊,當然沒有經驗。
  現在阿魯巴憋著氣,已經可以看到綑住他的是類似水草模樣的東西,不但非常長,前端還長了一雙眼睛。
  阿魯巴用劍去砍牠,對方卻在他手上咬了一口,顯然比他還熟悉這個環境。努力了一陣子之後他成功抓住生物制住牠的行動,然後左手去割開綑住腳的東西。
  重新獲得自由後他往岸上游,途中回頭一看,後面居然追著好幾條「水草」,他立刻加快速度上浮。
  剛到淺水處時他還以為勝利在望,一出水面身體卻突然失去平衡跪倒在地上,再加上肺部的疼痛讓他難以呼吸,有一段時間阿魯巴完全無法行動,當他有餘力回頭時,好幾條水草已經綁住了他的腳。
  阿魯巴立刻翻身用劍砍斷這些東西,再撐著身體站起來走到岸上。
  他在草地上躺了下來。
  待會他還要抓魚回去,如果露基問他為什麼花了這麼久的時間,就找個藉口敷衍過去吧。



  第九個月

  村長告訴阿魯巴和露基,村外有一幫強盜,平常就會來搶奪食物和錢財,如果有人反抗,就會被殺死。這樣人心惶惶的日子已經持續一兩年了,以前也有願意幫助他們的勇者,那些人去找強盜後卻沒再回來。
  如果是紅狐大人的話,或許可以成功吧。
  阿魯巴沒有處理過跟「人」有關的任務,但是感受著村裡抑鬱的氣氛,他無法拒絕。
  畢竟村長沒有做出殺死強盜集團的要求,如果只要交涉就能成功的話就好。但為了避免危險,兩人到強盜居住的地方外時,阿魯巴讓露基在外面躲著,自己單獨進去了。
  交涉沒有成功。
  「紅狐」所帶來的是沉重的期待,以及被高估的實力。
  但是阿魯巴還是努力的擊倒包圍住他的強盜,沖出包圍圈後甩掉或打昏追上來的傢伙們,努力讓自己離出口更近,努力讓自己生存下來,不管哪裡受了傷,他都置之腦後。
  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
  他的終點不能是這裡,他還有要做的事和想救的人。
  阿魯巴繃緊神經一步步接近出口,他不知道的是強盜們也對他的堅定產生了畏懼,這些人在他來以前沒有嘗過失敗的滋味,如今有一個敵人身上背著許多他們製造出來的傷口,卻還是不願倒下,固執地想要離開--這種無法被削去的氣勢無疑也是一種打擊。
  阿魯巴回頭,看見外頭的世界就近在眼前時,忍不住鬆懈了。就是這一刻的鬆懈讓一名強盜找到空隙,阿魯巴的腹側被砍中,接著被踹了一腳跌到地上。
  追上來的強盜只有那個人一個,可見他也是強盜中的菁英了。他為了洩憤不斷重踹阿魯巴,等到阿魯巴不再動彈時,舉劍露出笑容刺下。
  他的劍被阿魯巴的劍鞘打歪,插進兩人之間。
  阿魯巴立刻用自己的劍插進那個人的右膝,再蹲起身子用同樣的方式傷害對方的左膝。
  再也站不起來的那個人抬頭所看見的,是阿魯巴雙眼中令人畏懼的:冷靜。
  阿魯巴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那個人仰頭看著渾身是血的他,似乎是嚇傻了。
  「果然我……覺悟不足啊。」
  阿魯巴喃喃自語著,然後打暈了那名強盜。

  露基看見阿魯巴時,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阿魯巴三分之二的身體都沾滿了血,外套、衣服、短褲破破爛爛,更別說露在外面的皮膚了,大大小小的傷十分嚇人。他的額頭上有一道傷口,血流下沾濕了眉毛劃過太陽穴流到下顎,正滴滴答答的落著。
  阿魯巴走得更近之後,還能看見隨著步伐落下的血液,從他去的地方一路蜿蜒到這裡。
  露基頓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啊,露基。」阿魯巴腳步不太穩地朝她揮手,「抱歉,衣服又要報廢了。」
  回去之後露基把阿魯巴狠狠罵了一頓,然後兩人寫信要求國王派軍隊來解決這件事。




  第十個月

  露基在抵達一個比較繁榮的城鎮之後,發燒了。阿魯巴已經會應對這種事情,有條不紊的讓露基看病吃藥、躺在床上休息。
  要說是魔族的體質比較不同呢?還是說露基真的十分健康,還被照料得很好呢?這是她和阿魯巴相遇以來第一次生病。露基躺在床上,阿魯巴就坐在床邊按時幫貼在她額頭上的毛巾換水,並且滿足她的所有要求。
  「阿魯巴さん……就像媽媽一樣呢……」
  「嗯?」阿魯巴沒有問為什麼是媽媽,只是溫和的微笑著,藉此安撫露基,「以前露基生病的時候,媽媽都會做什麼呢?」
  「會罵我喔……」
  阿魯巴動作停止。
  「因為是魔族嘛……接受到惡意會好得比較快……」
  阿魯巴鬆了一口氣。
  「所以阿魯巴さん,能給我惡意嗎?」
  「露基?」
  露基那張因為發燒而泛紅的小臉上,輕輕笑著。阿魯巴隱約察覺到她的真意,卻還不願相信。
  「不用罵我也沒關係,說些負面的話和想法也可以……因為阿魯巴さん一定,憋了很久吧。」
  阿魯巴本來打算隱瞞到底,但是露基的眼睛就像看穿了一切似的,溫暖又純淨。
  「不過只是個阿魯巴さん……已經逞強這麼久了,不說出來對身體不好喔。」
  阿魯巴靜靜的與露基對望了一段時間,最後放棄般輕輕握住露基的手。小女孩的手掌又嬌小、又柔軟,就算還在生病,那份傳遞過來的生命力也源源不絕,就像是「希望」,讓人不禁覺得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垂下頭,阿魯巴把露基的手抵在額頭上,他閉上眼睛,此時的神情就像是在禱告一般。
  他開始坦白他的不安、他的沮喪,幾個月前明明連面對假熊貓都能感受到性命的威脅,現在的他卻可以在接近死亡的時刻保持冷靜,並且存活下來。不聰明的人只能從錯誤中去學習,那些讓他變得成熟的傷口從來沒有留情過,在羅斯離開以前,他從不曾體會過這些痛苦,也不曾流過這麼多的血。
  然而這幾個月來的掙扎,都無法與失去羅斯相比較。他身上的傷帶給他的是痛苦,那麼離別所帶給他的無疑是絕望。而且已經快要一年了,卻一點線索也沒有,簡直就要以為沒有機會能再見到他了。
  為什麼沒有線索?是因為實力不足嗎?是還有什麼沒找到的方法嗎?還是真的無計可施?不管要花上幾年他都願意去找,最害怕的是窮盡一生也找不到。
  他不想要就那樣結尾,他想要的是再見一面,把所有事都解決——他想要看見他的笑容啊。

  「沒問題的,阿魯巴さん。」
  露基的聲音把阿魯巴從自己的世界拉回現實,他抬起頭看向露基的臉。露基的臉已經不紅了,難道已經退燒了?
  「阿魯巴さん這麼努力,一定會有回報的。」
  阿魯巴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想想而已……畢竟露基要負面情感啊。」
  「多虧了阿魯巴さん,頭舒服了很多喔!」
  「那麼快?」
  阿魯巴摸摸露基的額頭,確實不太燒了。



  第十一個月

  阿魯巴撥開樹叢向前走,由於是晚上,四周一片漆黑,不向前就不知道前方有什麼。不過他已經不是從前的阿魯巴了,對這種事情已經習以為常。
  向前走了一對距離後他停下腳步、回頭張望——他來的地方也被黑暗所籠罩。
  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聲音,因為這個地方安靜到令人覺得詭異,他才停下來觀察。
  除了他的衣服擦過樹叢的聲音以外,沒有風聲、沒有枝葉沙沙聲,也沒有動物所發出的聲音,簡直就像這裡只有他一個人和他前方的樹叢而已。
  突然,左前方響起了野獸的叫聲,阿魯巴一驚連忙向那裏跑去,穿過連綿不斷的樹叢和樹木,他抵達了一個空曠的草原,草原上有一頭黃色的龍。
  在龍前方與之對峙的是背著重裝備的他的戰士,後面還有幾個瑟縮的孩子。
  阿魯巴理所當然地衝了過去。
  「交給我!」
  他讓戰士去保護孩子,三兩下解決掉那頭龍。他聽著身後孩子們的歡呼聲,揚揚得意的回頭看去。
  「羅斯!我打敗牠了!看到了嗎?」
  他的戰士站在原地,穿著袖子破掉的衣服按著那個不能被殺死的魔王的頭,凝視著他。
  「加油吧,阿魯巴。我很開心。」

  阿魯巴睜開眼睛,四周安全無虞,太陽還沒升起。
  露基在睡袋裡扭動身體,似乎正在做惡夢。阿魯巴靠過去隔著睡袋輕輕拍她的背想安撫她,露基卻因此醒來了。
  「阿魯巴さん……」露基求救般抓住他的手臂。
  「沒事的,只是夢而已喔,露基。」
  露基悲傷的點點頭 ,過了一會露出原本的笑臉。
  「再睡一下吧。」
  露基再次點點頭,然後重新縮回睡袋裡,很快就進入睡眠。
  沒事的,就像……就像太陽快要升起一樣。
  阿魯巴仰望天空這麼想。
  對面的天空逐漸泛白。



  最後一個月

  早上,阿魯巴從床上爬起來,掀開窗簾對著外頭伸懶腰。他回頭看了看,露基還在床上睡的很香,便獨自出門買了三明治當作早餐。
  回來後阿魯巴將東西放在桌子上,接著把還在床上的小女孩叫醒。露基自己洗漱,然後披著亂糟糟的頭髮開始吃早餐,三兩下吃飽的阿魯巴在她背後幫她整理好頭髮。
  「我吃飽了——」
  「嗯,整理一下,今天要繼續往回走囉。」
  露基應好。
  兩人整理好行李後離開旅店,往王城的方向走去。






  =結=



以我自己來說,克萊爾西昂的旅行有見到同人作者們創作,一章二章間的紅狐和魔王卻沒見過,為了滿足自己才寫了這十二個短篇。

今後除了肉大概不會特意去寫其他同人了,比起創作我還是喜歡吃吃吃和買買買,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