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阿魯巴】RedFox與魔王的十二個月 前六

貼來這裡試試。






*沒有抖S,也沒有裝傻和吐槽。
*不是有趣的東西。
*戰士離開的那十二個月腦補。
*雖然沒有戀愛描寫,但因為是抱著阿魯巴單戀羅斯的心情去寫的,所以還是標了配對。

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話,請吧。





  第一個月

  「阿魯巴さん!」
  巨大的假熊貓低頭俯視舉著劍的少年,抬腳往他頭頂踩下。阿魯巴從旁邊衝出那個範圍閃避掉攻擊,繞到假熊貓後方。
  假熊貓搖擺著長脖子,一時找不到他在哪裡。
  「放心吧,露基!」
  阿魯巴的劍刺進假熊貓的後膝,不料假熊貓吃痛一踢,他的身體立刻被踹飛了好遠。
  露基再次大叫他的名字,在沒有羅斯的情況下要打倒怪物還是太難太難,如果露基來不及救阿魯巴,他很有可能會死。
  阿魯巴吐出幾口血,看著朝他奔馳而來的假熊貓翻起滔滔黃沙,地面在震動,他的心跳震耳欲聾。
  他站起來,冷靜地閃過假熊貓,劍在假熊貓柔軟的肉質上劃出血口。他要想辦法跟牠周旋,要是能讓牠倒下更好。
  阿魯巴開始跟假熊貓相互追逐,有時候是阿魯巴連滾帶爬的逃命,有時候是迎上假熊貓的巨大身軀帶給牠傷害。最後假熊貓的某隻腳再也邁不出步伐,剩下三足的假熊貓行動變得遲緩,阿魯巴終於殺死了牠。
  當露基趕過來時,阿魯巴已經倒在地上昏睡過去。
  但是阿魯巴贏了。
  露基一邊思考搬運他的方法一邊喃喃自語:「真可惜……」



  第二個月

  阿魯巴跪在溪水邊嘔吐,一團團半消化物隨水流流走,最後只剩下胃酸。
  「阿魯巴さん,來,毛巾。」
  露基貼心的沾濕毛巾讓阿魯巴擦拭嘴角,再拿去上游清洗,但是阿魯巴還跪在原地不動。
  「阿魯巴さん?」
  「我還想吐……露基,妳先去休息吧,謝謝妳。」
  好一陣子後阿魯巴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這期間他沒再吐出東西,也沒有東西可吐,但仍然能看出他的不適。
  「我去獵幾隻兔子給妳吧,我還是不要再吃東西了……露基妳先在這裡看著行李。」
  「沒有關係,阿魯巴さん先來休息比較好。」
  阿魯巴用一種疲憊卻堅定的神情對她搖搖頭,告訴她自己已經沒事了,不過是食物中毒,以前也不是沒有過。
  但「以前」有羅斯さん啊。露基想這麼反駁,卻又不忍心,只好讓他離開。
  阿魯巴抓了隻兔子回來,熟練的剝皮切肉,露基把肉塊插上叉子,插在篝火旁烤肉。而阿魯巴趁著這段時間去溪邊洗掉了身上沾到的血跡。



  第三個月

  這個村莊的人告訴他們,旁邊的森林裡每個夜晚都有狼在嚎叫,令人害怕。
  早上時找不到森林裡的狼,晚上時兩人把行李放在村民們招待的住處,輕裝進森林裡找尋那隻狼。他們很快就聽見了嚎叫聲,朝那個地方找去果然遇見了--一名狼人。
  「在森林裡不好行動,引牠離開森林。」阿魯巴低聲指示。
  兩人半跑半帶,那名狼人果然跟著他們離開了森林,到接近村莊的地方。
  狼人喘著氣,巨大又銳利的雙爪舉在身前,或許是因為看起來嬌弱,牠突然間衝向露基展開攻擊。但阿魯巴一直在仔細注意牠的動向,在狼人成功到達露基面前之前就攔截住行進,他的劍與狼爪相擊發出金屬的鏗鏘聲,在夜晚的空氣中迴盪。
  狼人迅速的再次揮動爪子,阿魯巴看清那些動作,一次次接了下來。狼人好幾次無法成功傷害他,終於不耐煩的大動作揮下爪子,讓阿魯巴抓住狼人露出的空隙的機會,將劍刺進狼人的腋下,換來一聲慘叫。
  阿魯巴抓緊時機攻擊,狼人漸漸發現自己招架不住,便轉身逃走。
  「露基!」
  阿魯巴腳下開了個洞,連接到狼人的頭頂。
  從高處落下的阿魯巴給予狼人致命一擊。
  兩人回到村子裡後簡單整理了一下立刻到爬床上呼呼大睡,醒來時間已將近中午。成功解決村子危機的兩人受到居民們盛情款待,風光離開。

  當兩人到達下個城鎮想用錢時,卻發現錢包消失的無影無蹤。



  第四個月

  他們在森林裡偶遇一頭熊。那隻右眼上有刀疤的熊凶狠的衝了過來,完全沒有機會逃走。阿魯巴迎敵後一時之間還未出現勝負,但對阿魯巴來說應該不會輸。
  在戰鬥間露基聽見不遠處樹叢裡悉悉簌簌的聲音,還沒來的及反應就跳出了另一隻熊,她連忙用傳送門躲到遠處。
  「阿魯巴さん!背後!」
  就在阿魯巴轉頭看的空檔,他被刀疤熊一掌拍飛出去,碰地砸到樹幹上,掉到樹下後痛得不斷呻吟。但他還是死撐著用劍拄著地站起來。
  熊掌拍過來時阿魯巴調整了劍尖的方向,熊肥厚的掌心硬生生被劍尖貫穿,阿魯巴手臂一揮切開熊掌,血噴了一身。
  刀疤熊在痛苦咆哮時第二隻熊也逼近這裡,阿魯巴壓抑住痛苦移動腳步迅速繞過刀疤熊,躲過第二隻熊的手臂到牠背後狠狠一撞。
  阿魯巴用盡全身力氣的撞擊讓他的身體劇痛起來,但並不是沒有成果--第二隻熊腳步不穩向前撲倒,揮舞掙扎的手剛好拍上了刀疤熊,兩隻熊一個拉一個連接跌倒。阿魯巴見狀轉身,忍著痛就往露基那裏衝刺。
  到達之後回頭看,兩隻熊已經互相扭打在一起,牠們周邊的樹木枝葉斷的斷飛的飛,樹叢更是被踐踏的凹凹洞洞。阿魯巴和露基趕緊離開了那個地方。



  第五個月

  阿魯巴莫名發起高燒,原本露基打算在旅途上照顧他到痊癒,不料阿魯巴不但沒退燒,還溫度攀升,連保持頭腦清醒都很困難。
  露基連忙幫阿魯巴穿上綠皮套裝,一路用她已經有進步的傳送門把阿魯巴送到目前距離最近的城鎮就醫。
  阿魯巴似乎是操勞過度才一病不起的,在病好之前都要住在醫院裡,露基也一起住下來照顧他。然而大部分的事情身為小孩子的露基辦不到,幾乎都是由護士來做的。
  不過,只有露基能在阿魯巴無意識喃喃自語時,握住他的手。
  半昏迷的阿魯巴有時候會低語著戰士兩個字,偶爾會換成羅斯。只要一聽見,露基就會把椅子拉到床邊,坐上去用雙手握住阿魯巴的左手。阿魯巴不會回握,但表情會顯得安心一些。
  漸漸的露基發現自己去握阿魯巴的手時,並不是為了要安撫阿魯巴,而是因為那個時候的她是最孤單的。阿魯巴在夢魘中能看見羅斯,但她卻只能一個人醒著待在病房裡,這種時候就連阿魯巴也「不在」她身邊。她開始害怕自己會變成第一個哭出來的人,但當握住阿魯巴的手時,阿魯巴手掌的溫度也同時傳遞過來,就像兩人在互相安慰一樣。
  就像阿魯巴在告訴她:只是少了一個人而已,而不是兩個人都變得孤獨了。

  阿魯巴在一周後痊癒,他讓露基待在旅館裡,用國王的名義借錢還清醫款,買齊旅行所需要的東西。
  他帶露基去了一次甜點店當作慰勞,然後一起再次開始旅行。



  第六個月

  阿魯巴和露基在森林裡迷路了。
  雖然阿魯巴能獵捕動物和守夜,兩人短時間在森林裡生活還沒有問題,但是無法離開森林的話,很多消耗品都沒辦法補充,遲早會變得像野人一樣。
  兩人無數次的研究手上的地圖,無數次因為疲憊而暫時放棄。
  「要是羅斯在的話,大概就能走出去--」
  阿魯巴一下子停住,臉色沉了下去。
  露基曉得他又想起從前的事了,只要阿魯巴莫名開始發呆或臉色變差,通常都是在思考羅斯的事。
  「露基,抱歉。」阿魯巴努力想讓自己的表情不那麼沒精神,但實際上只擺出了一張歪扭的笑臉,「我果然還是太依賴他了,老是讓妳跟我東奔西跑的,辛苦了。」
  露基睜大眼睛。
  「阿魯巴さん在說什麼啊!我也想要救羅斯さん!再說要是沒有我在旁邊,阿魯巴さん可能早就死在不知道哪個地方了!」
  她沒有聽到吐槽,而是聽到阿魯巴的笑聲。跟以前聽過的,那種無憂無慮的笑聲不一樣,阿魯巴的笑聲很輕,除了開心以外融進更多複雜的東西。
  阿魯巴跟以前比起來,似乎變得成熟了點。
  伸手撫摸露基的粉紅色頭髮之後,他剛剛沮喪的表情消失無蹤,似乎又恢復成原來的阿魯巴。
  「嗯,我現在活得好好的,全都多虧有露基在,謝謝妳。放心,我們一定能找到路出去。」
  露基看阿魯巴東張西望仔細觀察四周的樣子,突然察覺到一件事。
  「阿魯巴さん,是不是長高了?」
  阿魯巴回過頭傻楞楞的「嗯?」了聲。









评论(6)
热度(52)